企业文化
Company Culture
【我们的节日·春节】浓浓的年味,浓浓的亲情
发布时间:2022-02-02 阅读数:297 来源:admin
分享:

小时候,年味是一种期盼,期盼那套藏在衣柜里崭新的衣服;年味是一种向往,向往除夕夜那顿久久不能忘怀的美食;年味是一种怀念,怀念远近村子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年味是浓浓的甜糖,大把大把可以含在嘴里的糖果;年味就是喜庆的火红,家里各道大门上贴满的火红对联。

长大后,年味成了忙碌,忙着年底的各项工作;年味是回家的车票,能够载着我回家与父母团聚;年味是相聚,节假日期间与父母的天伦之乐;年味是团圆,相隔千里的兄弟姐妹在过年短暂的相聚。


年味究竟是什么呢?是它变淡了,还是我们怀念小时候的美好,不愿意长大,不想父母被岁月撵老。关于年味,我想答案就在我们身边……

过年时候,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洗衣服被子。那时候没有洗衣机,衣服全靠手洗,为了洗衣服宽敞,各家各户都是把家里需要清洗的被子、床单、蚊帐全部一股脑儿收整起来,带上清洗的工具,放在箩筐里,带到家里附近的一条名字叫“大河”的小河边清洗,洗衣服的人多了,大人们就边清洗边聊东家长西家短,我们小孩子们就在河两边的山坡上疯跑,随着母亲的吆喝不时的把大人清洗出来的衣物晾晒在河两岸的灌木丛上,洗好的衣物在太阳下暴晒,大人们的谈笑声,小孩子们的嬉笑声,河水的哗哗声交织在一起,热闹极了。

过年时候,最难忘的是吃杀猪饭。杀猪饭是村里年前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场亲属间的聚会。那会的农村,家家户户每年都会喂养几头肥猪,把最大的一头留下过年宰杀后留着吃。进入腊月后,村里开始充斥着肥猪的惨叫声,听到叫声,我就知道快要过年了。挑选一个吉利的日子,父母喊好帮忙的邻居和到家里团聚的亲戚们就开始忙碌起来了。买菜、洗菜、炒菜,杀肥猪,清理猪毛,分解猪肉,大人们高兴的忙碌着,小孩子们围着大人观看分解猪肉,讨论着这是那个部位,等会要吃哪里。

过年时候,最期待的就是制作年夜饭的过程。年三十的早上,父母早早起来,去集市上买回来年夜饭需要的食材,每到父母回家的时候,第一时间我就去翻看箩筐里的东西,看看有没有自己期待的烟火和糖果。中午草草吃过午饭,休息会儿,全家就开始为年夜饭做准备。母亲在锅边忙碌着,锅里咕嘟咕嘟煮着米饭,升腾起来的热气包裹着母亲,若隐若现。父亲就在门口的院子里宰杀鸡鸭,收拾鱼鳞,然后借着母亲煮饭产生的米汤开始贴对联。用一把刷子,将门两侧和顶部刷好,父亲站在凳子上,双手错开捧着对联,让我站在后面远远看着正不正,父亲在我“左边点,右边点”的指挥下,将对联铺好,再用一块抹布慢慢在从上到下抹开,对联在抹布的作用下,平整开来,对着贴好的对联,平添出许多兴旺发达的喜庆气息。通常开饭前,父亲都要带着我去附近的山坡上,摘回来满满一编织袋的松树叶子,铺洒在原来饭桌位置的地板上,然后开始上菜,各种美食味和着飘出来的一缕缕松树叶子的清香味,浓浓的过年气息扑面而来,心里由衷的高兴起来。门口鞭炮声响过,对着馋了很久的美食大快朵颐。夜幕降临之后,爬山房顶,看着飞上天空的烟火,一瞬间炸开,把大地照得白昼一般,美不胜收。

大年三十,贴好春联,放上鞭炮,吃上团圆饭,一家人围在一起过大年。儿时以为年味就是有吃有玩有压岁钱,长大后才知道,过年前面大人的忙碌,是过年时的热热闹闹,一年中的忙忙碌碌,是全家一起努力的幸福。年夜饭上的鸡鸭鱼肉,寓意一家人的大吉大利、连年有余。过年不仅是团聚,更是美好的祝福。

一声爸妈,就是过年。难忘浓浓的年味,浓浓的亲情。如今生活好了,不需要去河边洗衣服被子,各种物资也不稀罕了,年味淡了,但是对家人对父母的思念越来越浓烈。

END



扫码关注

传播企业声音

传递能量温暖

供稿:李   晶

责编:杨洪梅

审核:廖洪波






Copyright © 2021 版权所有 云南先锋化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5986号 53080202000194